美国主修阿拉伯语大学生骤增,文化暸解力亟需补

 

在过去十年,美国联邦政府提供大学资源,以协助他们增强校内阿拉伯语学系,另对美国经济及安全有重要价值的其它语言科系,美国均会给予经费支持。根据联邦教育部刚于4月7日发表的2009年「教育统计文摘」(Digest of Education Statistics),经过政府的努力,第一主修为阿拉伯语的大学生,从2002-3年的13名,增为2007-8年的57名。
 
据现代语言学会(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)表示,从2002到2006年,修阿拉伯语课程的学生几乎增加两倍,为2万4000人。
 
但一些学者表示,语言能力不等同于文化了解能力,而后者需求孔急。
 
这样的数据不令人惊讶。根据戴维‧英格玛教授(David C. Engerma)的著作,「美国苏联专家的崛起与没落」(The Rise and Fall of America's Soviet Experts),美国政府在冷战时期大力推动设立俄语系,因此第一主修为俄语系毕业生的数量,从1948年的7名,激增到1953年的54名。
 
任教于麻州布兰戴斯大学(Brandeis University)历史系的英格玛副教授表示,非主修俄语的其它科系学生,极有可能在冷战时期有所增长,就如近年来其它非主修阿拉伯语科系的人数增加一样。
 
全球 vs. 区域研究 (Global vs. Area Studies)

但,他也认为,冷战对大学带来的最大影响之一,即为语言及区域研究学系的增加。可惜的是,像那样全文化的学系,在今日并无获得联邦政府同等重视。
 
他表示:「越来越多区域研究的课程,被强调跨国间连结的『国际』或『全球研究』课程所取代,而学生则因此失去针对一个特定区域或语言有所长的机会。」
 
他并补充:「即使在近几年的经济萧条之前,大学已在维持系所和课程方面遭遇困难,特别是被视为无关紧要的现代语言科系。」
 
乔治城大学阿拉伯及伊斯兰研究院代理院长约翰‧沃尔(John O. Voll)则说,非本科系的学生,研修阿拉伯语系的人数越来越多。该校大学部外交系的学生修习阿拉伯语课程的人数,已经超过了主修阿拉伯语系的学生。
 
沃尔主任将此趋势,归因于人们对中东及其经济的兴趣增加,也对新的工作机会感兴趣。
他指出:「我认为这与全球政策机构重新调整思维有关,因为他们了解到伊斯兰教及阿拉伯语对制定政策的重要性。」
 
「亟需」的语言 ('Critical Needs' Languages)
 
学习人数有增加的语言,不只阿拉伯语。国务院将超过15种,对国安及商务极为重要的语言列为「亟需」。国防部及教育部也连手设计课程,加强学生在该些语种的能力。第一主修为中文的学生,从2002-3年的190名,到2007-8年的289名。韩文则是从5名,提高至15名。
尽管如此,学者担心,有些学生可能会忘记,能说流利的语言不代表了解该文化。
 
宾州大学近东语言及文明系(Near Eastern languages and civilizations)主任罗杰‧爱伦(Roger Allen)表示,他忧心学生会专注在学习语言的同时,忽视了不可或缺的文化背景。他相信出国留学计划可以协助解决这些问题。
 
他说:「要是没有将语言能力与对当地情况的了解做连结,...我们几乎就只是在原地踏步。」
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中文领航计划(Chinese Language Flagship Partner Program)主任玛德琳‧史宾(Madeline K. Spring)指出,不同的学生可能因着不同目标,而对文化上的了解上有不同需求。但,从一开始,就不可能只教语言,而不教任何文化。
 

收藏 RSS订阅 打印
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